快捷搜索:  xxx

四位大人我认为德策是可以办到的就算是以后世

 众人听了庞统的话都在仔细的思考,从飞鸦口渡河是个险计,但是以虚兵吸引徐晃注意力,速记直扑徐晃河对岸的大营有何尝不是一个险计呢?要是徐晃没有被吸引,或者是压根就没有跟庞统说的一样,那么又将如何呢?猛攻徐晃大营,己方要乘船渡河,本就是冬天,洛水寒冷刺骨,渡河相当困难,如实士兵失足落水,就算是救上来,估计也已经是一场大病了,到时候,就算是将徐晃的大营打下来,依旧是要损失巨大数量的兵马,仅仅是一个洛水就要消耗大量的兵马,后面的城池一座比一座凶险,该当如何?
 
    众将士各有所思,没有了李林的坐镇,要是兵行险招,众人确实心里没底,要是这是李林下令的计策,众人压根都不会思考,只有立即执行的说,但是这次不一样,庞统虽然出过一次妙计打破徐晃,但是毕竟年纪尚浅,众人都知道,这是庞统第一次上战场,更别说是第一次成为军师,指挥大局了,这样初出茅庐的年轻人,这样危险的计策,众人心里都在打鼓。
 
    李平当然不会是像李林那样,对庞统很是高看一眼,当然也要观察自己眼前这些叔伯的心思,看了看都在犹豫的众人,李平心里也不知道该点头啊,还是该摇头,最后,当然还是看在了赵云的身上。
 
    赵云跟李平对视一样,当即明白了李平的意思,这个跟自己这么久的徒弟,赵云怎么会不明白,此次李平名为领军而来,其实依旧是一场历练,李林让李平这么快的作为主帅带兵前来,何尝不知道此行对于李平的凶险,但是谁让李平是他李林的儿子,他必须要这么早的就要接触这一切。
 
    按理说,赵云毕竟是臣,这个时候是不应该发话的,赵云也明白李林的心思,不能一直都护着李平,要给他独立的思维但是又不能放纵其所想,但是看着李平为难的样子,赵云心中一动,没有憋住,看来李平的话,还是要自己来说啊。
 
    转过身,看向犹豫不决的众将士,赵云重重的喝道:“你们一直都是叫着喊着要给主公报仇,而如今仇人就在眼前,你们还犹豫什么?要是那话是主公说的,主公看到你们这个眼神,会怎么想?这计策如何先不说,就你们这个怂样,主公就会恨不得上来踢你们几脚知不知道!”
 
    “我们…………”众将士惊诧的抬起头,看到了赵云愤怒的眼神,看到了李平故意表现出来的失落的眼神,纷纷羞愧的低下头。
 
    赵云接茬道:“次计虽是险计,还是你们跟随主公这么多年来,那一场仗主公不是以险计取胜,在洛水,俊义已经胶着了几个月了,既然主公想要这里为突破口,那就不能在胶着下去!险计就是奇计!就有赢的把握!难道…………你们还怕了不成!”赵云眯着眼睛看着众人,身上杀气暴起,众人都知道,赵云虽然勇武天下一流,但是跟侯宇那帮血杀营的变态不一样,你靠近赵云身边,很少能够感觉到那股弄弄的沙场之气,甚至还能看到一丝丝温文尔雅的气质,加上赵云俊朗的面孔,要是穿上一身文士的衣服,肯定也是一个俊朗的小生,而赵云当然也有杀气爆炸的时候,身为绝世武将,身上磨砺积攒下来的杀气当然不会少,但是赵云就是会控制这股浓烈的杀气,只有在赵云出招的瞬间,你才会感觉到那浓厚的杀气扑面而来,可是眼前,赵云你凌厉的目光看着众人,真是蕴含着磅礴的杀气,若不是帐内皆是沙场老将,肯定都会有人为之颤抖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末将!”站在一旁的张郃立即拱手一拜,重重的喝道:“末将愿效犬马之劳!”这样说到自己在洛水已经跟敌军胶着数月,虽然能够防守住,就已经证明了张郃乃是一员名将,但是毕竟只是守住而不是胜利,张郃作为一个武将,难免感到了羞愧。
 
    “末将愿以死效命!”众将士都被赵云的话给吼的一愣一愣的,有了张郃的带头,谁还敢反对,当即纷纷拱手效命。
 
    李平嘴角微微一笑,这小孩子还是难以掩盖自己心中的喜悦,随即道:“好!既然如此,就按照军师之计行事!”
 
    “诺!”众人齐齐吼道。
 
    本来就是赶工的计策,这老天的意思庞统啥时候能够拿得准,万一明天就忽然一场大雪下下来,随即气温骤降怎么办?所以只有立即安排,但是人多了吧,主力部队攻打徐晃大营又有些让庞统感觉不够,要是人少了呢?徐晃是那么容易上当的吗?所以不做的像一点肯定是瞒不过徐晃,更被说徐晃背后的高人了。
 
    是夜,庞统在大营之中,顶着西北风看着对面火光一闪一闪的徐晃大营。
 
    “士元可是在想着怎样分配兵马?”一个声音传来。
 
    庞统听到这话的内容便已经是一惊,随即回头,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,道:“原来是德祖啊!这么晚了,德祖也睡不着?”原来此人正是杨修,李平亲自带兵前来,身边文官武将可是真的跟随了不少,对于武将来说,战争是建功立业的机会,对于文官来说,参与到了战争之中,出了献计,做后勤,做配比,剩下的,也就是在积攒资历了,这也好比官员下方了,不过不是农村而是更加凶险的战场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呵呵!”杨修轻笑了几声,看着庞统,缓缓道:“士元,你也不必瞒我,看你这样子某就已经明白了大概了!”
 
    “是啊!是啊!”就看另一个人也漫步而来,声音也是极为熟悉,回头一看,原来是卢毓,杨修笑着摇摇头,道:“我就知道子家也没睡着!”
 
    “那我呢?”就看到徐庶也不知道从哪里漫步过来,笑着道。
 
    庞统淡淡一笑,道:“元直你和子家处理后方调配粮草之事,这都忙了一天了,怎么也不睡下啊!”
 
    “哈哈!”徐庶和卢毓对视一眼,头笑了出来,徐庶主管后勤的粮草物资调配,卢毓在一旁辅助,而杨修只是掌管李平那边和后方的文书交接,所以要轻松不少,如今大营刚刚扎下,还有大战在即,隆冬来临,所以后勤的补给乃是重中之重,徐庶和卢毓哪一天不是脚打后脑勺,还要一直担心着后方运输的安全问题,要是运来的东西晚了一个时辰,徐庶和卢毓都要盘算一阵,要修改调配的时间,要知道,这真是瞬息万变,明面上的对战要一刻都不敢有差错,后勤方面有何尝不是呢?
 
    而听了二人的笑声,在场的庞统和杨修又何尝听不出来他们两个人乃是苦笑呢?笑了几声过后,四人也都安静了下来,徐庶道:“士元,可是忧心怎样调派兵马吧?”
 
    卢毓若有所思的说道:“是啊!前往飞鸦口的士兵数量很是难以拿捏,而徐晃那边至今实力也是不明朗,要是想让徐晃中计,可是要谨慎啊!”
 
    庞统重重的一点头,道:“是啊!如今虽然少主身边兵马要比徐晃多上一些,但是要分兵的话,很容易两面都是一场空啊!”
 
    看着很是为难的三个人,杨修有些耐人寻味的一笑,压低了声音,缓缓道:“士元,你有没有想过…………”说着,还犹豫的看了看其他两个人,道:“用百姓!”
 
    “百姓!”
 
    “百姓!”
 
    “百姓?”
 
    三个人一听,表情各异,但是都齐齐喊了出来这两个字,在场的四个人,虽然各有所长,不能说是智谋在同龄人之中天下一流,但是也绝对都是聪明之人,杨修一说这百姓二字,四个人也都明白了过来,杨修的意思是要用百姓充当士兵,穿上备用的军服,虚虚实实,让少量的兵马带着大量的百姓前往飞鸦口,以吸引徐晃的注意力,然后再有剩下的兵马渡河,攻打徐晃的主营,这样一来,这百姓就好似凭空变出来的兵马,很是简单的解决了现在让庞统十分纠结的问题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不行……”庞统毫不犹豫的说了一句,道:“用百姓充当兵马,这都是当年黄巾贼用的路数,德祖你怎么还说这样的话!”
 
    庞统虽然这么说,但是显然从他的眼神里面就能看出来,这个确实是个好办法,而一旁的卢毓和徐庶也是缓缓低下头,都在犹豫,杨修也赶紧解释道:“我们只是要用百姓去吸引徐晃,也不会跟徐晃交兵,只要徐晃大军一到,让百姓一哄而散即可,那徐晃也不可能屠杀百姓吧!”
 
    虽然杨修这样解释,庞统依旧摇摇头,道:“不成,就算是我同意,但是少主也不会同意,众位将军也不会同意,主公乃是出了名的爱惜百姓,怎么会答应用百姓做挡箭牌,若是让天下人知道,主公不再之时,少主当政,我等这样做,岂不让天下人耻笑嘛?”
 
 第一百六十二章 反其道而行(3)
 
    听了庞统的话,杨修依旧坚持自己的想法,道:“士元,战争,这是战争!你我自幼都学过兵者诡道也,更何况,我等虽然是利用百姓,但是并没有伤害百姓,反之我等还会善待百姓,如此作为,乃是为了大局!士元!难道你这点还不明白吗?”
 
    “不行!”庞统又来了一句,但是语气已经轻了许多,明显看出来已经有了动摇。
 
    “你俩到时劝劝啊?”杨修看着卢毓和徐庶道,但是看到二人低头不语,杨修有些不乐意的说道:“怎么就好似只有我一个人不疼惜百姓了!我也是为了主公的大业啊!只有这么做才能够让徐晃上当,让我军快速渡过洛水啊!这点难道你二人还不明白?”
 
    卢毓听后摇头苦笑,而徐庶依旧低头默默不语,杨修愣愣的看着俩人,四人沉默了好一阵,朔风吹来,四周的火苗一晃一晃的,但是四人就这样站在寒风中一动不动,都是文人,也不畏惧这寒风。
 
    “士元!”最后,还是年纪最长的徐庶率先开口了,但是并不是直接说这洛水两岸的战争之事,而是缓缓的说了说自己。
 
    “我当初乃是毛遂自荐,到了刘备处!”看了看几个人转移过来的目光,徐庶开口道:“刘备的人以知名,天下闻名,我当初见到刘备之时,他那一脸正气令我无比的打动,认为此人必是明主,随即便只身到了刘备处,不求可以扬名立万,但是自认为自己也有些许才华,只要刘备乃是仁主之风,以后定然可以飞出重围,成为一方诸侯,而刘备呢?在我们的面前也是那一副十分仁义的样子,那个时候他正在于刘表有很大的矛盾,我用了一点巧计破解了二人的矛盾,在那个时候,我就已经体会到了刘备的不同,更是在他两个兄弟的脸上体会到了很大的诧异,看似是手足兄弟,但是刘备依旧有取舍,何况我这么一个外人呢?再后来…………呵呵,就是受了刘表之命,搅合进了刘表和主公的战争来,可能到了战场,是真正的可以体现出来一个人真本事的时候,也是可以看得出来一个人真实面目的时候,后来败了,一路跑,刘备一路乞求着,逃了出来,也让我看清了他那仁义近伪的模样,刘备实在是太假了,活的太假,过的太假,那个口中的梦想……也太假了!”
 
    随即,徐庶一回头,看着庞统道:“我为什么很安然的到了主公的麾下,士元,当初你我同学之中,你我都知道对方的脾气,而你我都仰慕主公,不正是因为主公的真实吗?对待敌人,可以用尽任何手段,对待兄弟就是看似手足,不得让任何人戏虐,敢哭敢笑,敢书法自己心中的不满,敢作敢当,敢蔑视天下,也敢承认自己所害怕的东西,这就是咱们的主公!”
 
    说了这么一大通,徐庶终于到了正题,对庞统道:“士元,如今就是战争,还是生死存亡的战争,我们的利益是真实的,而仁义之名是假的,成者为王败者为寇,历史是属于胜利者的,而民心,到最后也是属于胜利者的,我们都知道士元所担心,但是只要我们赢了,又有何人分说,还是主公害怕有人在背后骂他吗?士元!你应该明白!”
 
    君子坦荡荡,小人常戚戚,李林一直不承认自己是一个君子,但是做人的坦荡,李林确实是有的,可能是以为内不愿意过多的压抑自己,个性本来的就是自由的,加上生活在二十一世纪,这个按照这汉末的时代可是自由的不知道多少倍的世界,李林这个90后,怎么会愿意压抑自己的情绪呢?虽然穿越十几年来已经改过来了很多,但是本性就是本性,李林也愿意保留这样的本性,也正是这样的本性,让李林这个人,这个主公,在被人的面前耳目一新,用这样独到的人格魅力,李林才回俘获了这么多人的忠心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诶…………”徐庶说完,杨修和卢毓的眼神纷纷射了过来,他们四人各司其职,没有什么高低之分,但是庞统毕竟是军师,关于战略的事情,当然是要他拿定主意,而后也是由他跟李平说。
 
    庞统长叹一声,道:“元直说的是啊!要是主公在此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“我父亲会答应德祖先生的办法的!”忽然一声稚嫩的声音响了起来,四个人同时一惊,这样熟悉的声音一听便知道此人的身份,立即穿过身子,都不用看来人,就已经低下了头,拱手一拜,道:“少主!”
 
    “好了!不必多礼!”一看正是李平缓缓的走了够来,身后跟着夏侯霸,太史亨,赵统三人,缓缓的走了过来,四个人既是君臣,也是玩伴,更是好兄弟,几乎跟亲兄弟无异,就连太史慈奔了青州,也是将太史亨留在了李平身边,毕竟这可是陪伴少主的人,对于太史亨以后的发展肯定是错不了的,而赵统乃是赵云之子,当然会跟着,夏侯霸就更不用说了,他也算是李平的干哥哥。
 
    李平笑道:“四位大人,我认为德祖先生说的计策是可以办到的!就算是以后世人要骂,那就骂我李平吧!”
 
    “少主!这…………”四人一惊,没想到年岁不大的李平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,看那李平的样子,既有了李林淡定稳重之风,还有了刘颖那种大家子弟之气,比李林那种近似痞子的样子要好许多,四人在心中皆是对李平点了个赞。
 
    李平摆摆手,道:“我已经让师傅前往后方城池秘密带来将百姓带来,不出三天,就可以集结上万百姓与大营之中,到时候,全凭军师听用!”
 
    庞统连忙深深一拜,道:“多谢少主!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