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xxx

缓缓出来一人真员不错他也是刚刚给徐晃报告完

 计策将出,当然是立即行动起来,赵云每天带领兵马出营,而后在夜晚之时回到营中,第二天,张郃带领一些兵马出营,晚上回来,当然都是走的时候人少,但是回来的时候,人可是多了不少。
 
    暗刺可不是吃素的,敌人来了援军,当然是要查探一番,但是庞统也有办法,就在后方的城池之中,只要大军一进城,立即关闭城门,任何人不得出城,而后便将百姓聚集起来,穿上备用的军服,而后在带出城来,城门立即关闭,只要发现擅自出城者格杀勿论,更被说已经披上了军服的百姓了,只要有逃跑的,就地射杀,既然行动已经开始,也由不得庞统不狠心了,下定了决心,就要一狠到底,千万不能走漏一点的消息。
 
    “快……快……将这份书信传到洛水对岸,消息非常重要,千万要小心!”黑夜之中,一个穿着幽辽军的军服,但是手中没有兵器,长相十分平常,几乎就是扔在人对之中认不出来的那个样子,但是这个人可不是普通人,他正是暗刺安插在百姓之间的探子。
 
    白天装成百姓,一脸朴实的样子,但是一到晚上,一看四周的守备有些松懈,这百姓就好像是变身一般,甚少矫健,几步便在黑暗之中躲藏起来,躲开了巡逻兵,便跑了出来。
 
    当然了,暗刺这样有经验的探子,当然是不会直接逃走,他当然还要收集更加重要的情报,所以早就已经安排好了指定地点,有人接应,在黑夜的掩护下,跑了出来,飞奔之时,简直跟百米的专业运动员一样,怎么看也不像是白天看到的那个百姓,到了镇定地点,立即报了暗号,而接应的人,也就显露了出来。
 
    接应的人看到了暗刺拿来的消息,微微一点头,一下接了过来,但是就拿一瞬间,就感觉周围杀气凛冽,眼睛一瞪,道:“不好!”说着,一推自己眼前的暗刺,对方也反应过来,二人飞速的跳开。
 
    “砰!”一支闪着寒光的弩箭射在了刚才二人接头的地点,就是一个大树,深深的扎了进去。
 
    “有敌人!”二人的脑袋里面闪出了三个字,再一看,果然,对面两个黑影飞一般的冲了过来。
 
    “嗖!嗖!”箭矢破风的声音依旧想起,两名暗刺赶紧后退,他们知道,对方的弩箭没有停止。
 
    “砰砰!”又是两声箭矢射在了木头上的声音,两名暗刺躲开了,而对面的黑影也接近了过来。
 
    “就两个人!”二人已经看清了来人,在黑暗中判断出来敌人的防卫,数量,那是暗刺必备的训练课程。
 
    二人迅速对视一眼,就两个人,他们也是两个人,身为暗刺,他们的身手当然都是上上之选,更是因为他们是暗刺的成员,他们也很是傲娇的,虽是过后,二人当即决定,将对面的两个敌人无声的处理了,毕竟自己身上没有远程武器,而对面的两个人有弩箭,暗刺跑的再快,他也跑不过箭矢吧,何况对方还可以一边飞速的移动,一边发射弩箭,更是难对付…………
 
 第一百六十三章 反其道而行(4)
 
    两面暗刺四分默契的狠狠地向后大跳,身子飞起,脚尖在地上一带,只听“嗖!”的一声,分别向左右想两个黑影攻来,近身肉搏,在没有远程武器作战的情况下,暗刺只能心来自己的伸手了。
 
    “嗖嗖!”黑影又发出两支弩箭,纷纷射空,清晰看到对面的敌人已经向自己扑来,立即反应过来,二人迅速靠拢,后背想贴。
 
    “当!”都没有看到四个人是怎么就掏出来了自己的兵器,就已经撞在了一起,金属交接之中,火花四溅。
 
    “叮叮当当!”就看两名暗刺不停进攻,而两个黑影已经合二为一,背靠背的从容对战,寒光很是狭窄,那逼人的寒气很是眼熟。
 
    “林刀!”见多识广的暗刺已经看出来对方手上的兵器,心说“莫非是血杀?”但是再一看,这里林刀要比自己心中所想的林刀要短,更加适合随身的携带隐藏,莫非是血杀营的护身武器?
 
    暗刺心中猜疑的着,但是对面的黑夜可是不给你还猜测自己身份的时间,看着攻过来的暗刺,二人忽然身子一地,暗刺攻击扑空,随即二人各自转了一个圈,位置互换,但是在换位置的同时,两把寒光闪闪刀已经想着本来是自己身后的那个暗刺刺去。
 
    “不好!”二人暗叫一声,立即想要后撤。
 
    “铛啷啷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“什么!还有锁链!”
 
    果然两名暗刺正当后撤之时,就看到正在刺来的寒光忽然跟着自己过来,而随后的金属让二人明白,他们的兵刃后面还带着锁链,直接被甩了出来,增大了的攻击范围,而自己刀,虽然很是锋利,很是坚韧,但是依旧是短刀。
 
    可是反应过来的暗刺已经晚了,飞速射来的林刀犹如闪电,直接刺进了二人的小腹。
 
    “噗!”身为探子,身上当然不会有什么护甲,不然一眼就被人看穿了,这样一来防御力也变得渣渣,所以林刀毫无障碍的就刺进了两名暗刺的身体里,二人吃痛,直接弯下腰捂着自己小腹。
 
    但是对面的黑影可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,锁链甩出的那一刻,便已经知道会刺进暗刺的身体,从半蹲的姿势一下子便窜了起来,手持锁链,趁着还暗刺弯腰之际,一下子翻到了暗刺的后方,锁链直接在暗刺的身上饶了一个圈,到了敌人的身后,那当然是已经可以为所欲为了,就看两个黑影一提锁链,直接在暗刺的脖子上饶了一圈,一拉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女人!”跟自己贴身之时,两名暗刺同时心中大惊,因为他们已经反应过来,跟自己对战的竟然是两个女人,李林麾下竟然的女人竟然还有这般的战力!自己身为情报人员,竟然从来没有听说过,见到过,这……这怎么可能!莫非……还有别的诸侯的实力搅和进来!是谁?
 
    “额!”被用锁链锁着脖子直接提起来的两个人纷纷发出一声痛呼,一个人艰难的说道:“你们……你们到底是什么人?”
 
    “你有必要知道吗?”此话一出,都已经确认,确实是一个女的,但是下一刻,那女人双臂狠狠发力,作用在了绑着暗刺脖子上的锁链,而手肘也是顶在了那人的后背,身子已经近乎背了过来,方便自己发力,毕竟是个女子,力气要比男人轻得多,所以就要用这样的巧劲,将全身的力量作用在最有用的地方。
 
    “嘎查!”一声脆响,暗刺脆弱的脖子直接被黑影拗断,挣扎几下,就已经瘫软下来,两个黑影几乎是相同的动作,两名暗刺也遭到了相同的死法。
 
    “砰!”
 
    “砰!”
 
    两声闷响,两具尸体被扔在了地上,一个黑影蹲下身子,在二人怀中摸索一阵,有用的纷纷掏了出来,随即便直接看都不看地上的尸体,快速的消失在了黑暗之中。
 
    这黑影还能是谁,真是李林麾下血杀营分支,血衣,既然要隐瞒好计划,那当然就要抓住必然会存在的探子,血衣是一个合格的探子,当然也要学会反探子,那百姓模样的暗刺从队伍当中脱离出来的时候就已经被发现,可以说他是被故意放出来的,身后便是两名血衣的跟踪,要说这扮作间谍打探消息,血衣可能不如暗刺,因为血衣的人都是经过了很变态的磨练,那模样一看就是非同一般,气质更是凛冽不已,但是要说这武艺和技术,暗刺是绝对比不上血衣的,经过了侯宇地狱式的训练,别看都是女的,但是依旧是狠辣无比,不亚于一个个军中的精锐,而既然是女人,要跟男人比力气是绝对不成的,所以血衣都是以灵巧和狠毒为主,身上的兵器也都蕴含着门道,甚至不少都是身为女人的他们自己摸索出来的武器…………
 
    既然探子已经肃清,虽然会引起徐晃的一点察觉,但是只要徐晃不知道庞统的计划便可,剩下的两天,李平都会故意派人排查洛水南岸的各处河道,好似在选择渡河的地点,但是有的人大张旗鼓的探查,有的人确实十分的隐蔽,就好似不想被人发现一般,当然了,这一幕的一幕,都没有逃过徐晃的眼睛,也可以说这是庞统故意暴漏给徐晃看的样子。
 
    “将军!”一名探子走到了徐晃近前,拱手道:“今日对面的大营又出来了两伙兵马,都是在勘察喝道,测量宽度和河面,有几次还在测量河水的深度。”
 
    “嗯!”徐晃皱着眉头,道:“每个地点都要查清记下!千万不要让敌人钻了空子!”
 
    探子一听,立即信心满满的对徐晃道:“将军放心,我们一直都在密切的关注对面的动向!”
 
    “好!还有何事?”徐晃接着问道。
 
    探子立即道:“将军!那今日对面大营又来援军了!”
 
    徐晃一听,面色暗了下来,问道:“来了多少!”
 
    探子道:“不多!只有三千左右!”
 
    “三千!”徐晃眼睛圆瞪,缓缓道:“这三天下来,已经对面的援军已经快到一万了吧!”
 
    探子连忙道:“已经过万!”
 
    “他李平哪里来的兵马!”徐晃很是气恼的说道:“难道他把他背后各处城池的守军都给跳出来了吗?”
 
    探子犹豫着说道:“这个…………暂时还没有消息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徐晃看了看自己军中的探子,一摆手,道:“好了!你下去吧!”
 
    “诺!”徐晃一摆手,探子缓缓而退。
 
    等到那人走了以后,就在隐秘之处,缓缓出来一人,真是暗刺的成员,不错,他也是刚刚给徐晃报告完了消息,综合暗刺首级的消息,还有徐晃自己军中的探子所说的消息,徐晃在紧密的分析着。
 
    “按照如此看来,敌军白天大张旗鼓派人打探洛水河道,而晚上也派人直奔上游……哼!果然是掩人耳目!”徐晃看着自己面前的地图,好似自言自语的嘀咕着。
 
    暗刺每天夜里都会将对面大营一些隐蔽的动静报告给了徐晃,这样重要的情况,当然都会紧紧的盯着,当然,有两个暗刺失踪,也没有逃过暗刺的眼睛,但是暗刺这样的间谍人员,是不是的失踪一段时间也是常有的,毕竟不知道对面大营的封闭情况,万一真的是情报十分难送出来,也没有办法,只有静等消息。
 
    暗刺缓缓道:“昨夜,敌军已经感到了飞鸦口,看到了那里的地形之后,逗留了很久,有几个人都在尝试这从那里渡河!但是都失败了!”
 
    “哼!”徐晃冷哼一声,飞鸦口,顾名思义,就是只有跟乌鸦一样飞过去才可以,想要直接穿过和,那是何其的困难,但是,就在司马懿传来的是书信当中,已经提醒了徐晃,正是这样的意思。
 
    “这庞统到底会不会兵行险招呢?呵呵!飞鸦口如此险峻的地形,但是要从那里过河,有不是不可能!”徐晃若有所思的说着。
 
    “对了!”徐晃问道:“对面来了援军,到底是哪里抽调的,可曾带回来消息!”
 
    那暗刺摇摇头,缓缓道:“估计是对面大营封锁的严密,之境没有消息送到!”
 
    “嗯!”徐晃点点头,幽幽说道:“李平这个黄口小儿,可能真的是吧身后的守军抽调过来了!难道他不明白背后还有刘表么?要是刘表发难!这个李平!必死无疑!”徐晃其实还不知道,李平早就已经将背后城池的守军抽调了,大部分都已经到了背面抵抗,而李平带来的兵马,已经是将本来防守刘表和孙权的兵马抽过来的,所以说李平的凶险,可是不只是对面的徐晃,若是李林的那叫嚣的言语,吓唬不住刘表和孙权,二人齐齐攻打而来,朱灵和田豫那边根本守不住,都是虚兵,到时候,就算是李林回来,也根本驾驭不住了…………
 
    暗刺在一旁低头不语,徐晃好像是想到了什么,抬头问道:“对了!西北那边,文和先生可是传来了消息!”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