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xxx

李林看了看身边的张燕犹豫一下,对繁阴城墙之

“为了主公,某也只好如此了!”郭嘉说道,“李元杰见我如此布局,必定先引麾下之将前来唤主公回话,曼成!不妨邀他明日城外乃战,李元杰今日必退!‘”
 
    “啊?”李典满脸疑惑,迟疑问道,“军师不是早就说李元杰此人深通用兵道,我等兵力不支,不可与他硬拼么?为何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“确实如此!”郭嘉有些无奈地说道“然而就算我等欲退,李元杰可会坐看我等退兵?不需他遣其余军队,只需遣那幽辽骑兵一路追杀,我等数万余兵皆坐等死也!而这里既是冀州,乃是何辈,我等河南人在此,繁阴城内确实河北人,那李元杰定然会担心城内百姓的安全,也会觉得我们这些河南人不会对这河北的百姓手软的,所以他定然不会强攻,伤害了百姓的性命!虽然某命你们驱赶百姓守城,但是这百姓也不会被伤害的一分一毫的!”
 
    “这…………不知军师心中已有良策…………还望军师恕罪!”众将恍然大悟,终于明白了郭嘉的意思,也明白了郭嘉不顾及自己的名声,就是要换的这数万大军的安全,皆是对郭嘉拱手一拜,正巧在此刻城外传来赵云的喊声。
 
    正欲出声回话,李典心中却是忽然有了一个疑问,转头对郭嘉问道,“既然军师打定主意要撤兵,为何又要对李元杰言明日城外复战?”
 
    “兵者,诡道也!我叫曼成如此说,是叫李元杰退兵,君子可欺也,然不可罔也,这李林是何人,若是我们当真拒此城不出,李林必定当即下令攻城!”
 
    对于郭嘉说的话,众人解释听地连连点头,郭嘉一点头,李典立即下城,繁阴城门缓缓打开,李典策马奔了出来,与赵云碰个对面…………
 
    郭嘉在城楼上也是紧握的拳头,嘴里小声念叨着“一天,就还要不到一天,公达已经准备妥当,今日只要李元杰一退兵,就可以吧主公运送走,到时候,某就算是成功了,用这等的奸计,也是情非得已啊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“逮!”见城内有人冲出露面,还想大骂的赵云大喝一声,枪尖遥遥指着李典,怒声说道,“你是何人,可是来送死呼?”
 
    “某那是曹公麾下将军,李典,李曼成!”李典也是面无惧色,对赵云拱拱手…………
 
 第一百六十四章
 
    “哼!昨日一战,某斩你家主公一员战将,俘获两员,你今日来可是送死的?”赵云举枪指着李典,很是愤怒的喝道。
 
    “并非如此,某来这里,是要跟你家主公说上一句!”李典说道。
 
    “哼!你这厮,有何资本与我家主公说话,看枪!”赵云看见曹军用百姓守城,本就恼怒,一听李典竟然还要找李林,更加的愤怒,举枪便要杀了过来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子龙!”只听一声叫喊,赵云立即收回了长枪,勒住了缰绳。
 
    原来是是李林策马走上前来,叫了一声子龙,赵云当然能够听出来是李林的声音,赶紧停止了动作,李林到了李典面前,看看不远处的繁阴城头,在看看李典,心里想着,李典,也是历史上有名的将领啊,对李典拱拱手,李林道“某本以为你家主公,你家军师,都是正人君子,没想到今日一见,不免叫某大失所望,驱百姓守城,此等事你且是做得出来?”
 
    回头望了一眼郭嘉,李典苦笑一声,随即转头对李林拱拱手,朗声说道,“某家军师也是情非的已,实是今日我军尚未准备周全,无奈之下唯有行此计,乃请辽侯宽限一日,我等明日再战!”
 
    “嗯?”李林皱皱眉,脸上有些迷惑,而一边赵云却是冷笑一声,指着李典厉声喝道,“明日复战?我却是不信也!曹操,识相的便早早投降,免得日后被我家主公所破之时,悔之晚矣!”当然后一句乃是给城头上的人听的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如此,那就请刘和引军攻城吧!”李典轻哼一声,淡淡说道。
 
    “你!”赵云双目一瞪,心中火气乃起,李林看了看身边的张燕犹豫一下,对繁阴城墙之上的郭嘉抱拳说道,“郭奉孝,且不知你所说,是否可信?”
 
    听到李林的喊话众将皆是一愣,随即面上浮现几分愧疚,郭嘉又何尝不是,但是这的表情也是一闪而逝,拱手道“大丈夫立于天地,当言而有信!你等今写且退兵,我自会好生安置城中百姓,让其不受兵祸牵连,刘和且安心!”
如此行事!”赵云回到李林身边,嘀咕了一句,然后便沉默不语。
 
    李林带人有回到了自己的大营,将众人召集道帅帐之中看着众人解释心情郁闷,在那里低头不语,李林当然知道众人谁心里也不愿意看到这样,李林幽幽说道“难道你们想攻城吗?城头之上可是百姓,何时我们河北的百姓,郭嘉是何人,敌军!他对我们的百姓可以没有感情,但是我们不行!有他们在,我们的投石机就不能使用,我们的士兵攻上城头就要畏首畏尾的,任平敌军砍杀了!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