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此刻李林也是瞧见了城中百佘处燃起,当即吩咐

李林对身边的方方使了一个眼色,方方跟随李林这么多年,怎么会不明白,立即一挥手,众人戒备,李林再复上前,轻声叩响自己刚才进入的那家的大门,而方方自是心领神会,紧紧跟在李林身边。
 
    “吱…………”一声,门打开了,还是方才那名男子,待望见李林,面色不免有些异样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对了,方才忘记对你说了!”李林深深望着那人眼神,笑着说道,“今夜城中恐怕有变!无事休要出门,你应该明白吧…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“是!额……是的,是的…………”那名男子连连点头,不停的回应道。
 
    “呵呵!好!”微微一笑,李林点点头,转身便走,呼喝附近的士兵向城中心前去,“主公!”方方环视一眼四周,低声说道,“想来主公已是看出那人不妥之处…………若非主公以目示意,末将怕是察觉不了…………我们不如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“呵呵…………”李林淡淡一笑,正色道,“方方,派人传话于鞠义,高览!叫他们提防些!这个城里啊…………嘿嘿!你简单啊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“诺!”方方应命,当即召过几名传令兵,吩咐下去…………
 
    走了一会,李林已经派人在城中到处的搜寻,自己带着护卫营,寻了一偏僻处,李林望见角落中堆积着不少柴火,是故上前翻了翻,果然见其中内有不少的硫黄焰硝等引火之物,当下心中冷笑不已,脑袋立即出现了几个字“火烧新野!”
 
    李林冷笑道“呵呵…………想来个火烧新野不成?可惜此处且不是历史中的新野,而我,亦不是历史中的曹仁!曹仁,早就死在老子的手里做了亡魂了!”
 
    而另外一面,得了李林遣人的示警,鞠义与高览心中一凛,当即将南北西三处城门占据,与东门一样,没有一人防守此处,而后,二将便开始挨家挨户找寻暗伏在城中的曹操士卒,而这些曹操士卒,或是暗伏在人家屋上,或是隐藏于百姓之中,数量却是不多,然而却是有一点却是相同的,那就是他们随身都带着引火之物…………
 
    随着一声惨叫响起,鞠义一脸狰狞地从屋内走出,口中冷笑道,“还想反抗,找死!”
 
    高览摇摇头,瞥了一眼屋内,但见屋内乃有二名女子,虽说眼中还有几分畏惧,不过这次却是对鞠义,而不是挟持着他们的曹操士卒,而地上,却是已经躺下了三五名男子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再搜!”鞠义看着自己麾下的士兵,冷然喝道,只见附近的幽辽军一窝蜂涌入百姓居处,随即便有惨叫声传出,随着城内惨叫声的愈来愈多,暗伏在城中的众曹操士卒却是耐不住,怕被幽辽军一一抓获,急忙用引火之物就近放火,如此一来,城中瞬息之间乃火起百余处…………
 
    而此刻李林也是瞧见了城中百佘处燃起,当即吩咐身边护卫也一同前去救火,仅留方方并十余名最精锐的护卫在身旁…………
 
    望着那些火起之处。李林也不知为何,倒是有些许的赶上,难道自己就吧曹军逼迫到了这个地步了吗?
 
    李林重重叹了口气,无奈的苦笑着,“呵呵……”还没等李林的声音落下,随即,附近小道转角处却是传出一声轻笑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唔?”李林闻声一愣,随即皱眉喝道,“何人在那,速速出来!”
 
    只见昏暗之中,转角处顿时有十余人涌出,其中一人更是望着李林淡淡说道,“城中事变,辽侯且还在此处赏景耶?如此气度,确是叫某心中钦佩……”
 
    “放肆!”方方怒喝一声,正欲上前,却被李林一把拉出,“慢!”
 
    然而方才方方那一声恕喝已是引来了不少身在附近的幽辽军,对此,那人对其身边之人使了个眼色,在李林淡然的眼神中,那十余人从转角处取来十余个瓦坛,一一砸碎在附近,随即从怀中取出火折子一点,顿时火焰窜起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那些瓦坛之内装的竟然是火油!”有不少的士兵惊叹一声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辽侯对此好似并不惊讶?”隔着一道火焰,为首那人轻笑着望望李林,口中说道“虽说某已经算到辽侯恐怕会看到此计,不过却是想不到,辽侯这般早看穿,诶…………某技不如人啊…………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